精彩小说尽在搜小说!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玄幻 > 《凑齐四个怪可以王炸》在线阅读 > 情欲生死局13

情欲生死局13

鬼水红颜
    望帆远指挥着人将那口棺材全貌拍了下来。
    可惜棺材动不了,有封印,寻常人根本无法触碰。
    要是棺材可以动,他直接就让人把棺材搬出来晒尸。
    他向来心狠手辣,百无禁忌。
    棺材里面躺着的死人,掩空来在乎,他可不在乎。
    人死如灯灭,甭管如何死的,反正死透了,何惧之有。
    他冷眼看着里面躺着的瘦弱的青年,即使用了最好的防护措施,也掩盖不了他身上腐败的青紫气息。
    “尸体打上马赛克,然后全国所有电视台连续报导。”
    他就不信了,掩空来看到以后会没有反应。
    拿尸体换人,要是掩空来敢伤害瞿东向半分,他就把掩空来每根骨头砸碎了塞这口棺材里。
    顾敛不在,燃坤这个有钱小霸王就开始烧钱了。
    凡是可以提供到瞿东向线索的人都可以得到大笔奖金。
    一时之间举国上下开始翻找瞿东向的下落,就冲那天价的奖励,也得拼命找人。
    步西归随便那两小子折腾。
    如今国势稳定,短时间内既无内忧也无外患。他不但不阻拦,自己还添油加火。
    今天上午国会的时候,他当众宣布自己心仪瞿东向,有意向她求婚。
    一片哗然,在场的明斋之听后,气的脸都绿了。
    他咬牙切齿,觉得步西归真是个鬼家伙。
    看着好像一派大度不争的模样,其实背地里不知阴谋诡计盘算了多少。
    他借着瞿东向不在,众人六神无主的时候,来了这么一手。
    一来先发制人给自己一个名正言顺的身份,旁人根本没法在下手。二来借着国会施压,昭告全国,威胁掩空来他们,不要恣意妄为伤害瞿东向。
    逸骅看到新闻的时候,瞠目结舌:“望帆远那小子是疯了吧?”
    一旁在做仰卧推举的横岳清额头汗水布满,颠倒众生的漂亮脸庞配上强健的胸肌,充满了矛盾的美感。
    扫了一眼电视,横岳清冷哼一声道:“望帆远那小子性子就是太毒。不过有时候我也是佩服瞿东向那女人,居然能让望帆远栽情海里。我以前看那家伙就是个没人性的主”
    “这要是让掩空来瞧见了,大概能疯。”
    “我估摸他一时半会儿也瞧不见。最近一直和瞿东向一起在他心脉空间里。你没瞧见松醉霖那小子天天守他住所外头吗?”
    逸骅忍不住皱起来眉头,想到了一个很荒诞的念头:“你说掩空来不会也栽瞿东向手里吧?”
    横岳清一听,直接坐直了身体,反问了一句:“那你爱上瞿东向吗?”
    “肯定不会。”逸骅回答的斩钉截铁。
    “那不就得了。你和瞿东向都无仇也看不上她。掩空来心脉受创和瞿东向梁子结大了。会看上她吗?”
    逸骅很想反问一句,那么这两人腻歪在一起这么久干嘛?
    转而一想,指不定是掩空来拿瞿东向修补自己心脉呢。
    大概他是多虑了。
    *
    瞿东向如约见到十六岁的掩空来时候,他都超过她两个头了。
    她还犹记自己拎着五岁的胖肉球打屁股和搂着只到自己腰部的小家伙看着他撒娇。
    如今看着人高马大,英气勃勃,充满阳光气息的大男孩,她实在有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成就感。
    很好!没长歪!
    这么个大小伙子见到她,依然是熊抱住她不撒手,把瞿东向圈在怀里,弯身低下头,笑的一脸灿烂。
    瞿东向总觉得这个姿势怪怪地,说不出哪里不对劲。
    大概是现在小家伙高了,她矮了,同样被搂着,怎么感到搂成情侣样。
    瞿东向也没多想,反正从小到大,见一次搂一次,她也见怪不怪了。
    “姐姐,这一次我再也不会让你离开我了。”十六岁的掩空来已经到了变声期,声调还有些沙哑,不过隐约已经有了今后金石脆亮的嗓音。
    说起这个问题,瞿东向鼻子一酸,浓浓的不舍之情溢于言表。
    这怕是她最后一次见到这根正苗红的好孩子了。
    按照掩空来迄今为止弯弯曲曲的人生路,认错弟弟的这个难关之后,一直都是顺畅无比的。
    当然也可能他长大了,强大了,有实力有能力做主自己的人生不在受人摆布了。
    她没有理由来见这个孩子了。
    最重要的是,一旦知道自己真正的弟弟是谁后,外面那个长歪的恐怕会发狂。
    瞿东向被搂在掩空来怀里,静静的听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声。
    不知道胖心脏被浩然正气滋养的如何了,将来重新放回长歪的那个家伙身上,说不定还能做个指明灯。
    这是她在攻略中第二次进入皇宫了,第一次陪望云薄时候见到的掩空来满目戾气,还试图用人命换人命。
    如今第二次过来,居然是陪着掩空来,真是世事难料。
    最后一次修正机会,瞿东向利用前几次成功修正获得的时间奖励,特别提前一天来陪小家伙。
    他师父既然因为丹药被请来,自然是皇室的座上宾。徒弟掩空来也有自己独立的敞亮套间,一切设施雍容华贵。
    这一天的日子对小掩空来来说实在是幸福的一天,姐姐并没有匆匆离去,他一天都窝在房间里,寸步都不想离开。
    到了晚上时候,瞿东向洗过澡,换了一身干净的睡衣从浴室走了出来。
    套间很大,里外两层,浴室旁是客厅,客厅里面是卧室。
    瞿东向白天就研究过客厅沙发,到底是皇家,高档软面皮革沙发,非常宽大舒适,当做一张大床都绰绰有余。
    瞿东向出来的时候,小掩空来正端坐沙发上,电视开着,声音却放的很小声。
    瞿东向擦着头发,坐在了他身旁,很自然说道:“小家伙,我洗好了。你快去洗澡吧。洗好后再看电视。”
    岂料小家伙纹丝不动,姿态有些扭捏,涨红了脸,像是发烧了一般。
    瞿东向一见小家伙状态有异,赶紧伸出手探向了他额头:“怎么?发烧了?”
    这回小家伙更是发出了带着哭腔的呻吟声:“姐姐,我痛!”
    小掩空来刚才坐在外面看电视,可是一听浴室水声响起的时候,就忍不住回头偷瞄了浴室门口。
    他练功这么多年,已经颇有成效。
    耳力和视线穿透性都很强,即使隔了一道门,他依然能看到浴室内隐约的身影。
    越朦胧越是浮想联翩。
    他半大不小,要说男女之事,也并非全然不懂,又偏偏是纯阳之身,还从未泄过一次身。
    这番刺激之下,小掩空来只觉浑身热血沸腾,尤其下身,一柱擎天,异常胀痛。
    瞿东向此时还没多想,一听他喊痛,立马顺着他手捂住的地方摸了去:“哪痛?快给我”看这个字被瞿东向噎嘴里头吐不出来了。
    她呆愣的看着小掩空来胯间那尺寸俨然不小的阳具,一时没转过弯来。
    怎么这走势有点诡异?好端端不是发烧而是发骚呢?
    “姐姐,我好难受啊,怎么办?”小家伙急切的抓着瞿东向的手就往自己胯间摸,似乎她的手带着魔力,能够驱散痛苦。
    瞿东向当然不能摸上去!
    好比你养大的娃,突然有一天和你说,我不想做你娃了,我要做你情人这般震撼。
    难怪常说师父和义父义母都是高危职业,诚不欺我。
    但转而瞿东向又往好的方向去想,兴许小家伙大了,有正常生理需要了,又因为不懂才如此痛苦?
    可是,和尚怎么排解生理需求,她也不知道啊!
    瞿东向恨不得此刻能度娘一番,来解决此刻碰到的窘境。
    PS:下章才有来来的肉。原谅我,走在南京路,面对一排排特警们,太正直了。
    我肉的有点心虚。
    然后身边还有个魔音喊着:“妈妈,妈妈。”回荡五百次!
    掩空来又歪了,好在这次为了东向歪的。

设置 手机 书页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