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搜小说!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玄幻 > 《魅魔的祝福_御宅屋》在线阅读 > 【番外篇-IF线】一些相关说明

【番外篇-IF线】一些相关说明

しき四季
    很抱歉咕了大家这么久_(:з」∠)_【因为工作忙碌、加上这段时间不间歇的生病这类话就不多提了……唉,南啊。评论我一时也
    没有多余的精力一一回复,但都有在好好看的!等空下来的时候再一一回答大家的一些留言吧_(:з」∠)_】
    这次更新的内容是标注为“IF线”的番外篇,也是早就定好了的,不过具体故事hhhh和上次说好的有点不一样【不是王和小
    莫的专场】(王:???我的戏份又被你鸽了??)
    首先还是说明一下这些被归为“IF线”的番外故事是什么性质的好了。
    嗯,如果接触游戏比较多的话,应该在我提到IF线的时候就能理解到了。
    概括而言,“IF线”是与正篇剧情发展无直接关联的故事,但是因为某个“正篇故事里没有发生的变化”、从而走向了完全不
    同的未来。
    当成是平行世界的小王女身上发生的不同故事就好啦。
    目前已规划好的“IF线”故事共有春、夏、秋、冬四个篇章,这次更新的是春之章、主场为哈里斯王国的番外篇。【字数实在
    太多……这次只更新上半,下半截还在修修改改中,希望元旦前能放出来吧(PS:略重口,绝不是夏篇3P这样的小清新()
    啊。)】
    下一次的夏之章真的真的就是王!(还有莫崽)的篇幅了!不过应该还要过段时间,这次的IF线结束后接84章的剧情继续~
    准备完毕?那么就请到下一章吧~
    【友情提醒番外篇的收费标准还是按千字/50po币】
    【番外篇】IF线其一:永无止境的春日·上
    众所周知,哈里斯王国从未进入过公众视野的第一王女、洛兰妮雅殿下一直笼罩于神秘的薄雾之中,只有国王陛下最为亲近的
    几位王公大臣们,才能偶尔获许窥与这位贵女一见的机会。因此也少有人知道,在外人视线所不能及之处,存在感稀薄的第一
    王女究竟过着怎样的生活。
    不过这样的状况,很快便于新历612年的某一天,迎来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在这场变故中,哈里斯国王戴维恩陛下意外驾崩,膝下唯一的这位嫡亲王女也因伤心过度而大病了一场。待身体娇弱的王女殿
    下从持续不退的连日高烧中恢复过来,距国王驾崩俨然过去了整整两周,稍有动荡的王国高层局面也都早已尘埃落定——
    为了稳固大局,戴维恩陛下的异父兄弟、科尔温亲王在一众支持者的举荐下,“暂时”坐上了摄政王的宝座。
    只是,这些政治层面的话题可传不进养病中的第一王女殿下的房门,因此当衣着单薄、脸色尚有些苍白的王女殿下起身看向闯
    入自己寝宫的不速之客,表情疑惑地问出了一句“你谁啊?”,直接把一旁正要屈膝给摄政王陛下行礼的宫人们都给吓懵了。
    科尔温·迪亚兹没有计较小侄女的失礼举止,他神态温和地笑了笑,挥手屏退一众仆从后,这才对着面前不远处的少女亲昵地
    招了招手。
    “乖宝贝生了场病,连叔叔都不认得了?”
    “呃……”闻言,年少的王女脸上很快露出了羞涩而歉意的无措神情,“我……那个,我应该认识你吗……”
    科尔温黏着在少女身上的目光很快捕捉到了她紧张的小动作——两只小手绞在一处,双腿也并拢着用了点力又松弛下来,明
    显一副犹豫要不要接近他这位“陌生人”的样子。
    他们并非初次见面,往年每到第一王女的生辰,眼前娇嫩可爱的小侄女都会躲在老国王的身后,只探出一个小小的脑袋,眨着
    潋滟般的水瞳怯怯地喊他一声王叔。
    但科尔温似乎没有对她表露出的生疏感到奇怪,只是脸上笑得愈发随和亲切,绕开两人间的桌椅摆设,径直走到了少女香榻
    边,伸手按住她的肩头,制止了她似想站起身来的动作。
    “乖,病才刚好就不要起来了,叔叔看着心疼。”科尔温亲王一边说着,一边顺势贴着自己侄女的身子坐下,一双深沉幽暗的
    眼睛则是肆无忌惮地在她仅着一条单薄睡裙的玲珑娇躯来回扫视了几圈,直到在胸前那处饱满的丘陵定格数秒后,他最终才噙
    着笑意看向小侄女写满疑惑的纯情大眼,故作遗憾地长叹了口气。
    “真的认不出叔叔了?平时明明和叔叔最是亲热……唉,可怜的小乖乖,一定是被前几天的高烧给烧坏脑袋了,这可真是糟
    糕……这样吧,乖宝贝先来回答叔叔几个简单的小问题,这样叔叔才好想办法怎么帮宝贝记起以前的事啊。”
    “……?”回应他的,只有王女似懂非懂的懵懂眼神。
    “宝贝还记得自己的名字不?知道自己今年几岁了吗?”
    得到少女茫然摆首的否定答案后,科尔温亲王随后又问了几个简单的常识性问题,在她没有任何改变的懵懂神情中,脸上的微
    笑逐渐成了大笑,心中充斥着的喜悦令他不禁牵起身旁少女如若无骨的柔荑,餍足般地摩挲起她娇嫩的肌肤来。
    “别怕别怕,我亲爱的乖侄女,就算什么都不记得了也不要紧,叔叔会帮你……一点点地从头学起的。”
    “学……可是我要学些什么呢?”连自身姓名也忘得彻底的王女满脸迷茫,显然是不能指望她自己理解忘记姓名这件事的严重
    性了。
    面对着白纸一般的娇艳少女,科尔温亲王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耐心与纵容,眼底深处甚至还残留着些许贪婪而淫邪的光芒。他
    温和地轻声告知了王女姓名,以此将她不知所措的情绪安抚下去后,无比自然坦荡地伸手解下了亲侄女的连衣睡裙。在她下意
    识地抬手遮住胸乳羞处前,男人一手一边圈握住了那两个大得不像话的柔软乳球。
    “最先要学的,肯定是如何正确地和人打招呼呀,小笨蛋。妮雅乖乖可要记好了,宝贝以后在见到叔叔和你其他王族兄弟们的
    时候,主动点把身上多余的东西脱掉就是。衣服这种东西啊,穿着就是和大家见外了对不对……哎呀,宝贝这会就兴奋起来
    了?乳头都硬得顶到叔叔的手掌了。”
    科尔温亲王微笑调侃着他面颊羞红的小侄女,抵着两粒乳头的掌心却开始以一种刻意且下流的节奏和频率磨蹭起了那两枚经不
    起半点挑拨的肿胀朱果,心下不由畅快万分:“乖宝贝还真是敏感啊,被叔叔捏一下奶就这么有感觉?哈哈哈,那宝贝可要好
    好学习和人打招呼的方式啊,学完这一课,叔叔才好教你感受之后更加快乐的事啊。”
    洛兰妮雅似懂非懂地低头看向自己一对被男人揉捏着变了形的丰盈巨乳,脸上的神情纯真而羞怯:“嗯……更快乐……?”
    “没错。”科尔温亲王信誓旦旦地点头,手里捏住巨乳打转揉搓的动作一刻不停,每一次都故意对着那两粒硬硬的小凸点摁压
    摩擦,很快就听到了从自家小侄女口中漏出的婉转呻吟,“宝贝被这么做的时候,身体应该会很舒服吧?但是只这么一点是不
    够的,宝贝肯定不会只满足于这种程度的快乐,对不对?来,告诉叔叔你现在的感受……”
    “呜……嗯,胸口这里……被叔叔用手按着的地方,凸起来的那里……哈嗯……麻麻的,好像有什么奇怪的感觉传到了,呜、全
    身,全身都被弄得酥麻酥麻的……”
    “宝贝是说这里?”科尔温亲王停下双手的揉捏动作,转而用手指夹住那两颗颤颤巍巍挺立着的赤色乳果,在少女陡然变得高
    亢的闷哼中,低笑着教导她道,“这两个变得像小石子一样硬的小凸点,是宝贝的乳头喔,或者叫它们骚奶头也可以,然后底
    下这两大团白嫩的肉呢,是宝贝的乳房,也叫骚奶子——因为宝贝你看,叔叔只碰了一下,妮雅宝贝的这里就下流地勃起成
    了这副样子呢……这不是骚还能是什么,嗯?”
    “这里是……骚、骚奶子和骚奶头……?因为妮雅……很下流……?”
    当淫秽的字词与少女纯真无瑕的神态结合,带给男人视觉与感官上的冲击几乎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更别提面前这几近赤
    裸、姿容完美的女孩体内还流淌着这个国家最为高贵的血脉,是名副其实的“第一王女”,真正唯一仅存的迪亚兹王室后裔。
    想到这些,科尔温亲王不禁露出了舒爽到骨髓深处的迷醉神情,不知第几次地庆幸自己做出了最明智的决断——
    这般极品美貌又本性浪荡的小淫娃,要是真被他那年老色衰的王兄拿来当生育道具,那可就太暴殄天物了。他既然决定了要接
    管王国的未来,顺便接手这位因为一场“伤及心扉的大病”忘却了过往的娇弱王女不也是一桩美事吗?今后,他将亲自为这白
    纸一般的乖娃娃重新灌输认知与常识,把她打造成……历代淫乱王女们应有的姿态。
    “叔、叔叔……为什么突然不说话了?”
    科尔温亲王被小侄女拉着衣袖唤回了思绪,低头就见她一脸被冷落的沮丧模样,配合着那双隐含幽怨的湿润水眸,魂都差点被
    这一眼勾没了。
    “哈哈哈,宝贝别慌呀,叔叔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绝不是说把你忘到一边不管了哦。”科尔温亲王说罢,强忍不舍与下体近
    乎疼痛的肿胀,松开了那对发育极好的绵乳,而后在小侄女湿润的勾人眼神注视下脸色一肃,义正辞严地开口道,“来,现
    在,叔叔要教你怎么主动和人打招呼了——宝贝,站起来,然后捧住你那对淫乱的骚奶走到叔叔面前弯腰行礼,直起身以后
    再接着说……”
    洛兰妮雅听得云里雾里,几乎完全没明白这一番话的含义,但眼前英俊成熟的男人视线灼灼,小腹深处泛起酥麻的抽痛感令她
    一片空白的大脑下意识采取了忠于本能的行动。她乖顺地点了点头,两手分别捧起被冷落的一对胸乳从床边站起,一双裹在纯
    白吊带长袜中的脚掌一步步踏着寝宫地面铺设着的上好羊绒地毯,走到了衣冠楚楚的摄政亲王面前。
    “请、请叔叔好好品尝享用妮雅的骚奶子吧,两颗骚奶头也需要叔叔用力地疼爱……因、因为妮雅是叔叔和哥哥弟弟们的性奴
    隶,每天都要负责处理大家积攒下来的性欲和精液,所以还请用妮雅的骚奶好好放松一下吧……呜,这样可以吗?妮、妮雅没
    有说错话吧?”
    男人以行动代替了回答。他一口将其中一枚凑到他嘴边的挺立蓓蕾吸入口中,像是要吸出乳汁般地狠命吮吸了几下,这才一把
    捞住小侄女骤然瘫软的腰肢,满意地拍了拍她圆润挺翘的臀部:“没有说错噢,宝贝真棒,叔叔果然没看走眼,宝贝在做性奴
    的方面相当有天赋哦。”
    “叔、叔叔?……性奴隶是什么意思……嗯,哈啊,等下……叔叔,呜——不要把手指伸到妮雅的小裤裤里面去啊……嗯呜,
    很、很脏的……”洛兰妮雅慌乱地想找回身体的平衡,然而腰肢被男人扣住,下半身的弱点也完全落入了他人手中,她能做的
    只有伸出双臂环住这位亲切长辈的宽肩,让胸前一对晃荡着的柔软乳球完完全全地贴紧男人上衣的前襟,然后被压成曲线诱惑
    的扁圆形状。
    “不脏,我家乖乖全身上下都是香的,叔叔爱还来不及,怎么会觉得脏呢。”科尔温亲王说着,低头将脸埋进了少女高耸双峰
    间的幽谷,深深呼吸了一口带有甜美体味的乳香,游走在她下半身的大手动作越发孟浪,“宝贝真是太淫乱了,内衣也不穿地
    晃着两个大奶子,底下却又穿这么色情的吊带袜……妮雅宝贝就是这样养病的?打扮成这副样子好勾引男人来插你的小逼、帮
    你止痒退骚么?”
    “插……什么?不、不是这样的,人家只是觉得这样穿得舒服也好看……呜嗯、嗯啊啊——叔叔,你……你在、你,你在碰人家
    哪里啊……嗯哈……那、那个地方的感觉,好奇怪……”
    科尔温亲王将在穴口轻蹭几下就沾满滑腻淫液的手从她股间抽出,动作慢条斯理地将指间的粘液涂抹到了少女吹弹可破的臀肉
    肌肤上,而后瞥了一眼她之前坐着的位置,床单上清晰可见一小滩被染成深色的水渍印记。
    “是啊,叔叔在摸宝贝的哪里呢?这么的湿,这么的滑,到底是从哪张贪吃的小嘴里流出来这么多口水呢?”
    “小嘴?可妮雅……”洛兰妮雅红着脸用指腹按住双唇,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漏出口水后不禁眨了眨眼,低头看向眼前只顾埋首
    在她乳肉上种草莓的男人。
    科尔温抬头迎向少女纯洁而湿润的眼眸,近距离下的双目对视令他在不经意间摒住了呼吸,半晌后才被脸颊边落下的轻柔触感
    唤回了神。
    “叔叔……?”少女捧着他的双颊,神情疑惑地偏了偏脑袋。
    不好。
    于阴谋与人心反复中度过大半岁月的摄政亲王在心中暗道一声糟糕,下意识地向后仰去,避开了少女的主动触碰。
    “……来,”科尔温很快调整好了失态,重新端起亲王架子对着懵懂的王女温和地微笑起来,“宝贝别动,让叔叔帮你换个姿
    势。”
    洛兰妮雅丝毫不知身后的人在这须臾之间就转变了想法,将原本亲自上阵的打算换成了一个更加邪恶的计划,下意识地对这个
    身具长辈威仪的俊美男人倾注以全身心的信任。乖巧地顺从着指示、趴伏在床上向外抬起臀部后,她略带不安地回头看向正隔
    着底裤挑逗自己敏感地带的男人,瑟缩着并了并双腿:“叔叔……这是要做什么?”
    “好妮雅、我的乖宝贝,再把腿张开些,然后抬高屁股……对,就是这样……宝贝只要乖乖听叔叔的话、诚实地享受快乐就行
    了,其他都是细枝末节的小事,用不着去多想。”
    半哄半骗地说服小侄女摆出了一个比先前更加淫荡而不知羞耻的姿势后,科尔温亲王也顺势拨开那片起不到任何保护作用的遮
    挡布料,湿透的棉布受到挤压,渗出了少许晶亮的液体。但此时更引人注目的,显然是那张终于暴露在空气之中、颤抖着吐出
    一捧又一捧浓香蜜水的粉嫩肉穴。
    男人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自己亲侄女的性交器官,直勾勾的眼神中混杂着惊艳、赞叹与难掩贪婪的淫欲。
    他这小侄女的穴可真是他这二三十年阅览众女的经历中,见过的最诱人、最美丽、也最欠肏的骚逼了。
    拥有丰富经验的男人一眼就看出,这下体光洁无毛的小淫娃绝对是天生这般,绝无半点刮除体毛的痕迹。而那没有毛发遮挡、
    令观赏者一览无余的淫乱肉穴整体都是通透漂亮的粉色,看上去比八九岁的幼女还要干净稚嫩,可形态却又拥有女体发育成熟
    后独有的饱满,再加上敏感多汁的特性,光是被他看着就会紧张地一缩一缩,从穴口落下银丝状的丰沛淫水……
    视线上移一小段后,科尔温在少女臀缝间的稚嫩后穴口停住了动作,数秒后才拉近距离,将温热的呼吸尽数喷洒在她敏感的雪
    肤上。
    “骚宝贝不记得以前的事了,对吧?……呵哈哈哈,看这样子,我那死鬼王兄就算玩过这两个穴,也没肏太多次啊。不过为了
    以防万一……叔叔还是来给宝贝检查一下比较好!”
    “欸,检查……?”洛兰妮雅极力压抑着后腰泛起的酸麻感,向前缩了缩,想要摆脱开过于灼热的男性气息。
    “小骚货,还摇着屁股勾引叔叔!”科尔温眼神一黯,两手紧紧扣住小侄女退缩的腰身,又快又准地低头覆上了她腿间流着潺
    潺爱液的阴穴,狠狠一吸。
    “哈呀啊啊————!”
    被猛烈的快感冲遍全身,洛兰妮雅在第一时间就抵达了绝顶的高潮,甬道内从未被外人触碰过的穴肉青涩却也热情地抽动着,
    收缩挤压着侵犯自己的外物,从深处喷涌出大量淫水直击男人粗糙的舌苔。
    男人完全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打算,一边啜饮泉眼般向外冒的骚甜爱液,一边强硬地向高潮着的敏感小穴内挤进舌头,在紧致
    高压的温热软肉包裹下,变换着不同的角度戳弄、刺激着满是滑腻黏液的穴口嫩肉。
    几乎才只吸了几口,科尔温就感觉到自家小侄女的身体彻底瘫软了下去,重量支撑几乎全靠着他抱住她腰身的两只手。见状他
    不由会心一笑,抬头离了离那口完全不见干涸的水穴。
    “宝贝可真是水做的啊……把叔叔的舌头夹的那么紧,插都插不进去多少,还怎么做检查啊?”他佯装责备地叹了口气,而后
    便毫无预兆地松开了手、抚上少女白嫩细滑的臀肉,“看来只能动手掰开宝贝的小骚穴了。”
    失去腰部支撑的洛兰妮雅一头栽进了柔软的床铺里,但唯独下半身却被男人高高抬起,她只好勉强侧过脸,贴着被褥呼出甜腻
    而浑浊的喘息:“骗人……呜——刚才那样的,太激烈……哈嗯……”
    “是宝贝太淫荡又太不耐肏了,”科尔温在她逐渐开始变调的淫乱呻吟中伸出两指,分别抵住两边的阴唇向外撑开那朵肉
    花,“被舔一口就高潮可不行啊,这种程度的事,宝贝以后可是必须要学会习惯的噢。”
    “呜——”洛兰妮雅咬住嘴唇,想要极力摆脱下体的异样快感,可脑袋里晕晕乎乎的,怎么都无法集中精力思考……啊啊,叔
    叔好像正在盯着她被撑开的那里看,原本有些被风吹得凉飕飕的地方,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开始发烫……烫得她快要烧起来了。
    “看到了噢。”科尔温凑近少女被强行打开的肉穴,眯起双眼欣赏起了那片形状如蝴蝶般优美、不时会随她呼吸频率而扇动着
    的肉膜,以及仍旧在向外淌水的亮粉色淫肉,心情极好地笑道,“妮雅乖宝贝的纯洁象征……真的还在啊,哈、哈哈哈!被人
    看着就这么让你兴奋吗?饥渴也该有个限度吧,明明是个小处女,还能这么敏感又淫乱……呵哈哈哈,王室的血脉果然不一般
    啊!”
    失去记忆的王女虽然不明白正常的伦理常情,可出于本能的少许羞耻心让她忍不住伸手捂住了自己发红发烫的脸颊,小声嗫嚅
    道:“叔叔……不、不要这样……”
    科尔温才懒得理会少女微弱而可怜的求饶,检查完她阴穴的处女后,径直将视线移到另一口同样泛着湿意的穴上,伸出满是湿
    哒哒黏液的手指探了过去。
    “不行,还没完……乖宝贝,先让叔叔帮你好好检查一遍。等检查结束之后……”哈里斯王国的现·摄政亲王陛下说到这里停顿
    了一下,而后便用力将沾满润滑爱液的食指插入了第一王女湿热紧窄的后穴,同时正义凛然地宣布道——
    “宝贝就该认真学习自己作为王族的职责与义务了,不然万一糟蹋了叔叔为你精心准备的初登场宴会……叔叔可是会生气的
    噢。”
    яοцяοцωц⑥.cǒм☆

设置 手机 书页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