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搜小说!

小说首页分类书库 手机阅读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首页 > 玄幻 > 《AV拍摄指南》在线阅读 > 陷入

陷入

小说制造机
    比赛还有十分钟开始,酒吧里已经挤满了人。有些是从头到尾就没离开过座位的喝酒客,有些是本来打算走,听到有比赛又决定留下的上班族,还有些是不知从哪儿知道有比赛而临时赶来的新客。酒吧里一扫刚才的萎靡和冷清,像是有人在即将熄灭的炉火上重撒了一把煤渣似的,所有的一切都轰轰隆隆地热闹起来。
    乔桥、景闻和海蝶占据着酒吧角落里一个卡座,均是一言不发,跟身周的喧哗吵闹格格不入。
    海蝶声音硬邦邦的:“对不起,但是这个赌我必须应。”
    景闻盯着自己摆在桌上的手指,他没法说话,自然参与不了讨论,干脆放空大脑开始了神游。
    乔桥叹口气:“我倒不是反对你应赌什么的,毕竟那个叫邹兴的也太欠了,可是……你都不知道对面的水平啊,万一他是第二个景闻怎么办?”
    景闻突然听到自己名字,茫然地抬头看向乔桥。后者则递给他一个安心的眼神,于是少年又静静地低头继续神游了。
    “没事的。”海蝶摇头,“虽然他就说了一句话,但我听得出他的嗓音条件,如果硬要比,大概跟我戒烟前的水平差不多。”
    “如果真是这样,那他们非要找你打赌不是更奇怪吗?”乔桥冷静分析,“邹兴和那个长发男人是听过你唱歌的,明知比不过还要赌?难道钱多得没处花想白送咱们?”
    海蝶:“我今晚有点不在状态,前面那几首都没唱好,可能他们误以为那就是我的最高水平了。”
    乔桥还是觉得哪儿不对劲儿,但时间紧迫,也来不及多想了。
    “放心吧。”海蝶拿起吉他简单调了调音,“如果输了,这笔钱我自己出。”
    “……钱不钱的不是重点。”乔桥只能暂时把不安放到一边,给了海蝶一个微笑,“我当然相信你。”
    海蝶的表情有一瞬间的怔愣,接着他摇头苦笑:“宋总真是成大事者。”
    “什么?”
    海蝶:“哈哈,没啥,比赛要开始了,我先上了。”
    一场小型的歌唱比赛就这样在闹哄哄的私人酒吧里拉开了帷幕。
    先上场的是海蝶,平时他都是跟景闻搭配出现,景闻聊胜于无地在他后面拨拨吉他,基本起不到任何‘伴奏’作用,就是个舞台吉祥物。但客人们是不知道的,都以为是海蝶不会弹才要请一位吉他手跟着,所以突然间看见海蝶自己抱着吉他上场,都好奇他要干什么。
    海蝶也不废话,上来就是一段极其炸裂的指弹。
    气氛瞬间就被烘上去了。
    海蝶的技术可不是景闻那种手指头拨拨就算了的,泛音相当稳,节奏把握也很好,单这一小段指弹都可以当做艺术品来欣赏了。
    等前奏过去,海蝶才亮开嗓子唱起来。
    经过这阵子‘酒吧巡回演唱’的磨炼,他唱特定类型的歌曲已经越来越得心应手,乔桥也大致知道了该怎么规避他嗓音天生的缺陷,在那张节目组给的选歌单上,已经有好几首歌被重点标注了出来。
    海蝶今天唱的,就是其中最难也最考验技巧的一首。
    他唱得很深情,也非常投入,前几天的差状态一扫而空,可能被邹兴激出了久违的胜负欲,总之各方面发挥都很棒,使出了十成十的力气。
    他刚唱完,伴奏还没结束,下面就响起了一阵阵掌声,接着一瓶瓶百威啤酒就被送到了乔桥的桌子上,很多客人甚至在还没听第二位参赛者唱歌的情况下,就先给海蝶投了票。
    海蝶自信满满地给所有人鞠了一躬,走下舞台。
    接下来就是第二位参赛者上台了。
    跟邹兴他们说话的时候,乔桥一直没看清那位‘前练习生’的长相,只知道是个长头发的男人,这会儿他站到舞台上,乔桥才发现他长得也很不错。
    只不过这幅长相带着些脂粉气,乔桥看出他修过眉,还上了点粉,估计是曾经的练习生经历给他留下的习惯。
    想到这里,乔桥不禁侧头多看了景闻一眼,心想天生丽质就是好,每年光化妆品的钱就能省下不少呢。
    “大家好,我是柏哲。”
    很一般的声音。
    乔桥暗忖,海蝶高估他了,这个声线比海蝶戒烟前都差一些,难道他是技术型的歌手?
    所有困惑在伴奏响起的那一刻得到了解答。
    这个叫柏哲的男人选的是国外某大热偶像男团的口水歌。
    不仅如此,他还拿着话筒边唱边跳,舞姿非常出众,表情管理也到位,轻松就盖过了他歌声的瑕疵,尤其口水歌本来就好唱,只要不跑调,听着都还挺像回事的。
    台下有小女生放开嗓子尖叫,同时喊着那个乔桥不熟悉的男团的名字。
    “这是作弊!”海蝶气得猛锤了桌子一下。
    确实,这人无论选的歌还是跳的舞,无不在赤裸裸地讨好台下观众。反正真正懂唱歌的也没几个,只要选一些耳熟能详的曲子,再随便扭一扭,就能稳稳把那部分男团粉丝的票抓过来,而其他观众也会被这气氛感染,误以为台下叫声响就代表唱得更好,从而盲目地跟投。
    柏哲也不愧是练习生出身,特别会炒气氛,又是对着下面飞吻又是比心,净惹得小女生们一阵一阵地尖叫。
    最后数啤酒,柏哲比海蝶多出十几瓶。
    酒吧里总共才四五十号人,这已经是个很大的差距了。
    “愿赌服输吧?”邹兴伸出手,“五万块拿来。”
    “你他妈¥%¥#*……”海蝶气得爆粗口了,“你设计好的是不是?邹兴你真不是个东西!”
    “哎呀,大家同学一场,话不要说得这么难听。”邹兴慢悠悠道,“我就算再设计你,唱什么怎么唱不还是你自己做主吗?都是实力说话,我们也没违反规则,你张嘴就骂太过分了吧?”
    “不过,你要是不服气,我也可以给你一个翻身的机会。”邹兴话锋一转,“再比一次,如果你赢了,这五万的帐一笔勾销,如果输了,就翻倍赔钱,加上前面的五万,总共15万。怎么样?敢来吗?”
    他这个提议镇住了海蝶,饶是他性格冲动,这会儿也不得不缓口气好好想想。
    乔桥则斩铁截钉道:“不需要,我们不赌了。”
    她看出来邹兴和柏哲根本就是有备而来,或许他们早盯了海蝶很多天,不然海蝶怎么会无缘无故地看到商雪?
    尤其还选在周五晚比赛,正是年轻小姑娘最多的时候。
    商雪这时开口了:“张帆,其实我觉得你唱得更好,如果再比一次,你一定能赢。”
    乔桥实在没忍住,嘲讽道:“可我刚才看见你点的嘉士伯啊。”
    商雪微微笑:“柏哲毕竟是我朋友嘛。”
    乔桥翻了个大白眼。
    邹兴不耐烦了:“到底来不来啊?不来就把五万块给我。”
    海蝶:“我再跟你赌一次。”
    邹兴笑:“这就对啦。”
    “海蝶!”乔桥震惊了,她一把拉住海蝶的手腕,“你过来一下!”
    两人刚走到僻静处,乔桥就忍不住了:“你干什么啊?你在被他们牵着鼻子走知不知道?”
    海蝶低头:“我知道,但是邹兴说得对,都是实力说话,选歌也是实力的一部分。而且我已经想好怎么应对了,这次一定能赢的。”
    “没必要!”乔桥摇头,“谁知道他们是不是还有别的手段?”
    “手段再多,下面的人也不可能突然变成聋子。”海蝶沉声道,“你相信我吧。”
    乔桥没劝动,于是第二场比赛很快又开始了。
    依然是海蝶先上场。
    他这次没再选悲情的曲子,而是选了一首同样旋律明快节奏感强的歌,乔桥突然想起来海蝶当初之所以被新羽娱乐看中,除了他很有创作潜力外,还有一条是台风很棒。
    是啊,海蝶最近一直走深情路线,她差点忘了论起台风,海蝶不会输给任何人。
    一曲唱完,台下气氛非常热烈,这也让乔桥松了一口气,要是这次反响再不好,可要赔15万啊!
    可她这口气还没松匀,柏哲就上台了。
    更要命的是,他竟然也隐藏了实力!这人虽然唱歌一般,但跳舞实在亮眼,第二回合他干脆选了一首舞曲,中间只有寥寥几句歌词。
    视觉比听觉更能激起听众的热情,乔桥气得咬牙也没办法,因为观众才不管你到底比的是什么,他们看谁顺眼就要投谁,而柏哲这方面的优势太大了。
    第二轮投票,海蝶跟柏哲的差距缩小到仅仅相差6瓶啤酒,虽然比起第一轮海蝶进步了很多,可他还是输了。
    海蝶死死的盯着桌上的啤酒瓶子,双拳颤抖,好像恨不得在这些瓶子上看出两个洞。
    “怎么样?”邹兴满面红光,“15万哦,可别想赖账。”
    “再赌一次!”海蝶猛地抬起头,“如果我输了,就任你处置!邹兴,你不是一直看我不顺眼吗?给你个弄死我的机会!”
    乔桥急了:“海蝶!你疯了吗!”
    “哈哈哈哈。”邹兴大笑了几声,似乎因为被海蝶这么低声下气地乞求而觉得痛快,但是等笑完,他慢悠悠道:
    “我拒绝。”
    524:遗漏的一票
    邹兴这么一说,乔桥反而镇定下来,15万虽然多,但也不是一笔天文数字,她自己的积蓄再加上海蝶的,平掉这个坑不成问题。
    损失一点钱没什么,她怕的是事情再次失去控制,而自从海蝶见到邹兴,所有的一切都在脱轨,她只想快点带着海蝶离开这里。
    可邹兴下一句是:“现在是法治社会,任我处置不过是一句空话,我把你打残打伤照样要坐牢的。”
    海蝶声音嘶哑:“那你想要什么?”
    邹兴笑了:“我这个人只对钱感兴趣,可15万是你能拿出来的极限了吧?”
    海蝶已经红了眼睛:“我不会赖账,如果输了,我借钱也会还你!”
    “喂,海蝶你清醒点!”乔桥提高了音调,“你要赔上自己后半辈子吗?!”
    海蝶大吼:“我不会输的!”
    “对嘛。”邹兴摊手,“那我就更没有理由跟你比下去了,我干嘛要为一个不确定性扔掉已经到手的15万呢?你跟柏哲的差距又不大,下一场说不定就追平了,到时候我不就竹篮打水一场空吗?”
    “有道理有道理!”乔桥恨不得给邹兴鼓掌,“所以别比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突然一道清甜的女声插进来:“邹兴,再比一次吧。”
    众人回头,见商雪站在那里,她声音很轻:“看在我的面子上,再比一次吧。”
    邹兴盯着她看了半晌,最终撇了撇嘴:“好吧,既然你开口了,那就再来一次。”
    海蝶点头:“如果我输了,我赔你前两局的15万,再加翻倍的20万,总共35万。是不是?”
    “不。”邹兴摆手,“我不赊账,你现在只拿的出15万,那我就只要15万。”
    接着,他咧开嘴:“但我要加一个条件,如果这局你输了,你就退出那个什么选秀。”
    酒吧里闹哄哄的,但是几人所在的这一亩三分地,却是死一般的寂静。
    海蝶:“你什么意思?”
    邹兴摊手:“大家当年一起搞音乐,结果唱得最差的你反而被公司看中,很不公平吧?”
    “公司看中的是我的创作能力。”海蝶的话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对啊。”邹兴恶质地笑笑,“没有我们这帮兄弟,你怎么写得出那样的好歌呢?不然,为什么签了公司后,你反而默默无闻了呢?”
    海蝶的脸由青白胀成红色。
    “我这是看在咱们兄弟一场的份上解救你啊。”邹兴大言不惭道,“否则你还不知道要在幻想里浪费多少时间,参不参加选秀根本没区别,因为你本来就没什么天赋,怎么都不可能出道的。我帮你认清事实,你应该谢我才对。”
    乔桥被他的厚脸皮惊呆了,海蝶更是胸膛剧烈起伏,景闻赶紧抱住他一条手臂,唯恐他又做出不理智的事。
    邹兴伸出两根手指:“怎么样?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个就是拿出15万咱们两清,另一个就是按我的条件再比一场,你可想清楚了。”
    乔桥冷静道:“可不可以给我们点时间商量下?”
    邹兴大度地摆摆手:“随便,不过你们最好抓紧,否则我可能会改变主意。”
    乔桥:“谢谢。”
    她带着海蝶走到角落里,景闻也跟过来。
    海蝶先发制人,咬着牙道:“你别劝我,劝也没用,我一定要赢他!”
    乔桥摇头:“我不劝你,他都把话说到那个份上了,我一个外人听了都冒火,何况你呢?我把你叫过来是想跟你商量下第三场怎么赢。”
    海蝶缓了口气:“我觉得还按上一场那个策略,柏哲就是因为能把场面弄得很热闹才赢了我,既然这样有效,我也要这么干。”
    “不行。你台风虽然好,但不适合唱欢快的歌,而且你的对手很会媚粉,你跟他比,就是以彼之短攻敌之长。”
    “可我第一局唱情歌输得很惨啊。”
    “但方向是对的。”乔桥提笔在笔记本上写下几个字,“我想了想,你第三局还是唱这首吧。”
    海蝶和景闻一起凑过来看。
    “不行。”海蝶连连摇头,“这歌太悲了,大家来酒吧是为了放松心情的,听这么悲的歌多扫兴啊。”
    “你错了。”乔桥微微一笑,“最高级的娱乐是寻找共鸣,柏哲之所以能吸到票,是因为他找到了那些男团粉丝的共鸣。不管他唱什么类型,欢快也好,悲伤也好,只要这个共鸣点还在,他就能稳稳拿到那帮粉丝的票。”
    她正色道:“所以,你要找的共鸣点必须比柏哲找到的更大,覆盖范围更广。”
    她指着纸上的歌名:“人生七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你要唱的,就是这个‘求不得’。”
    海蝶怔愣半晌,点点头:“我明白了。可是,这歌我没唱过,我不知道能不能唱好。”
    乔桥微笑:“不需要你唱好,而且中间最好能破音、哽咽和哑嗓,唱这首歌的技巧只有一个,那就是抛弃所有技巧。”
    见海蝶还是一脸茫然,乔桥干脆单刀直入:“你是不是还喜欢她?”
    “……”
    “不知道怎么唱出真情实感的话,就看着她的眼睛唱。”
    海蝶呆住。
    “喂,你们说完了没有?”邹兴不满的声音传来,“还比不比了啊?”
    “不好意思。”乔桥快步走过去,“我们同意再比一次,但是也有一个小条件。”
    邹兴皱眉:“什么?”
    “前两次都是海蝶先唱,这次可不可以让柏哲先唱,公平一点。”
    “哦,这个啊。”邹兴无所谓地笑笑,“你是觉得后上场的有优势?那好,为了让你们输得心服口服,这局就柏哲先唱吧。”
    酒吧老板宣布第三轮开始,柏哲便率先站上了那块不大的舞台。
    乔桥看到他前两次登台时脸上那种游刃有余的浅笑消失了,换上了男团偶像一般标准灿烂的笑容,赌约已经加出了事关海蝶生死的筹码,柏哲似乎也打算认真一搏了。
    音乐响起,柏哲这局选的歌节奏更快,调子更高昂,看来他打算把欢快路线进行到底了。演唱之前,他先来了一段舞蹈热身,里面不乏很有诱惑力和性暗示的动作,引得台下小女生连连尖叫,还没开唱,气氛就热辣至极了。
    而且最出人意料的是,他唱的不是一首歌,而是十来首歌的串烧。不同风格不同唱法无缝切换,虽然真正唱好的没几句,但观赏性极佳,下面的声浪尖叫快把这个小酒吧的屋顶都掀翻了。
    演唱结束,很多小女生已经迫不及待地点了啤酒送到邹兴的桌上,还有人随啤酒送了几支玫瑰。柏哲相当得意,还把玫瑰插在胸口向台下鞠躬致意,酒吧内一片沸腾。
    邹兴扭头冲海蝶扬了扬下巴:“你现在退赛还来得及。”
    海蝶抱起吉他,看都不看他一眼,径直上了舞台。
    邹兴冷笑:“不见棺材不掉泪。”
    此时,柏哲造成的激动局面还没过去,观众们叽叽喳喳讨论着刚才的歌曲串烧,甚至没人注意到海蝶的登台。海蝶也不着急,坐在那儿安静地调试着手里的吉他,等到台下的声音渐渐小下去,越来越多的人向他投去目光,他才抬头给了酒吧老板一个眼神。
    老板得到信号,‘啪’的一声把光源全关掉了。
    “怎么回事?”
    “停电了吗?”
    “好黑啊!哎哟,谁碰的我?”
    骚动只持续了几秒钟,因为很快一束追光就打到了海蝶身上,舞台周围的小灯也如同萤火虫一般被逐次点亮,散发着深蓝色的冷光。
    酒吧里彻底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察觉到了这不同寻常的气氛,连那些玩骰子的人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手指轻轻拨动琴弦,弹出来的却是最基础的和弦,不同于前两次夺人眼球的指弹,海蝶完全放弃了炫技。
    “当天边那颗星出现,你可知我又开始想念。
    有多少爱恋只能遥遥相望,就像月光洒向海面。
    年少的我们曾以为,相爱的人就能到永远。
    当我们相信情到深处在一起,听不见风中的叹息。
    ……
    谁知道爱是什么?短暂的相遇却念念不忘。
    用尽一生的时间,竟学不会遗忘。”
    海蝶的声音在酒吧中回荡着,他没有看台下的观众,也没有看手里的吉他,而是将目光放远,落在邹兴身边的商雪身上,边唱边流泪。
    没有浮夸的唱腔,没有热辣的舞蹈,一切都是真情的流露,从海蝶的歌声中,你能切实地感受到他的痛苦,这痛苦就是天下最好的共鸣点。
    台下有观众默默擦掉眼角的泪水,有的人则应和着海蝶的歌声低唱,每个人都想到了自己苦苦乞求而无法得到的东西,海蝶的歌声就像投入水中的一颗石子,痛苦和悲伤正在人群中共振扩散,难以想象几分钟前,这里还是一片喧闹。
    “多少恍惚的时候,仿佛看见你在人海川流。
    隐约中你已浮现,一转眼又不见……”
    乔桥长舒一口气,赢定了。
    这时,她感觉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原来是景闻。
    景闻冲邹兴的方向扬了扬下巴,示意她往那边看。
    乔桥奇怪地看过去,发现邹兴正在打电话,而且唯恐人听到似的,多此一举地用手拢着话筒,边对着话筒说什么,边恶狠狠地盯着海蝶。
    他想干嘛?
    最后一个音符消失在空气中,海蝶唱完了。
    台下没有人鼓掌,观众们似乎还没从歌声的余韵中走出来,各自都低着头细细回味,这种前所未有的场面逼得酒吧老板再次站到台上,提醒大家现在可以投票了。
    然而话音未落,门口突然涌进一大批人。
    乔桥心里咯噔一声,再转头去看邹兴时,后者又挂上了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明显这批突然出现的人跟他刚才那个电话是有关联的。
    “不好意思,本店客满了。”酒吧老板也心里发慌,这批新到的客人都是二十来岁的小青年,又全是生面孔,不由得老板不多想。
    “我们不要座位,只喝酒。”领头的一个大大咧咧道,“啤酒,嘉士伯,送到邹哥桌上。”
    酒吧老板擦擦汗:“不好意思,本店的嘉士伯啤酒现在做计票道具用,不然我免费给你们换成更贵的其他啤酒吧?”
    “咋啦?投票截止了?我们凭什么不能投票?”小青年不满地嚷嚷道。
    “这……”
    海蝶豁然站起,走到邹兴桌前,冷声道:“你确定要这样?”
    邹兴嬉皮笑脸:“张帆,咱们也没规定观众必须听完两场才有资格投票啊?来者皆是客,只要是客就能投,你要是觉得不公平,你也可以叫人啊。”
    乔桥看海蝶双眼赤红,已经被邹兴下三滥的手法激到了暴怒的边缘,连忙拉住他,冲他摇了摇头。
    酒吧老板为了息事宁人,只好默许了这批人的投票是有效的。
    乔桥和邹兴两张桌子上迅速摆满了两种啤酒,邹兴桌上本来就有十来瓶,表面上看占优势,但是乔桥这边增速快,短短几分钟就追上了柏哲创下的优势局面,而且隐隐有超过的迹象。
    因为一人一票需要慢慢核对,那十几分钟里乔桥觉得尤其煎熬,对面增加一瓶,她的心脏就沉一分,自己这边增加一瓶,心脏又觉得好像轻松了一点。
    清点完毕,终于到了计数环节,乔桥心脏像上了马达似的砰砰乱跳,海蝶更是紧张的不停走动。
    “柏哲,35票。”
    乔桥瞪大眼睛,心想完蛋了,酒吧里总共四五十号人,柏哲一个人就占去35票!
    没想到酒吧老板又喊了一声:“海蝶,35票。”
    平局!居然是平局!
    乔桥激动地差点从椅子上蹦起来,平局说明什么?除了一开始给柏哲投票的小女生们和这批最后到场的小青年,其他观众几乎都投给了海蝶!
    海蝶也很激动,他暗暗做了个攥拳的动作,转身狠狠抱住景闻。
    酒吧老板打圆场:“既然是平局,那就算了吧。”
    这个结果是最好的,乔桥刚要开口表示同意,就听到邹兴懒洋洋道:“等等,我这边还有个人没投呢。”
    商雪缓缓举起手:“我。”
    ρó㈠8Y.cóм(po18y.c哦m)

设置 手机 书页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